当前位置:首页 > 继续教育代学 > 正文

大学生网课代刷的简单介绍

微信公众号“共青团中央”,综合整理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微信公众号“央视网”、“人民日报评论”

近年来,我国在线教育规模持续增长。在网课繁荣的背后,竟然隐藏着付费刷课灰色产业链。据警方通报,仅在2019年至2020年,全国范围内购买刷课服务的学生就超过790万人,刷课数量逾7900万科次,涉事刷课平台的下线代理人超过10万,其中大多数都是在校学生。

“尤其是临近期末各种网课快到结课时间那段日子,校内相关QQ群里代刷的、找代刷的消息简直刷屏。”广西大学“兼职”纯手工刷课的大四学生乔荷介绍,刷课甚至都有约定俗成的“市场价”,“机刷容易被后台查到,一般也就一二十元一门课,纯手工刷价格稍高,看课时长短‘带价私(交易黑话,意为有意向接刷课业务的刷手需要明确自己接受的价格,去私聊发布需求的一方)’几十元不等,需要考试的加20元。”

参与付费刷课的人数之多、平台之隐秘、情节之恶劣,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高校的教学秩序。在这些行为的背后,不仅反映出一些大学生缺乏学术诚信意识、缺乏自律等问题,也暴露出高校在教学管理上存在的一些漏洞。

从更深层次来看,为何这些网课让一些大学生们“宁刷不上”?不少专家和高校教师分析在线课程一直存在的问题:时间冗长、内容乏味、考核死板……在这个“内容为王”的时代,经不起学生考验、生搬硬套的网络课程自然沦为了“被刷”的对象。

通识选修课成刷课“重灾区”

在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晚上,刘晶拿出了两个手机,一个支在宿舍桌子的手机架上,一个拿在手里。她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打开一节网课的页面,手机开始无声地自动播放。然后,她开始拿着另一个手机刷着朋友圈,每隔几分钟,她都会点一下桌子上的手机,防止熄屏。

刘晶是西北某高校的大三学生。她表示,自己“刷”的一般都是公共选修课,她表示,“这些选修课与专业课关系不大,我也不感兴趣,但是学校要求必须要修满这些学分,我和我的同学很多都是这样‘刷课’。”

为何一些大学生选择“刷课”?一份发表于2018年的名为《大学生MOOC学习自主能动性调查研究》的研究显示,被调查学生中的刷课现象程度,仅有16.96%的同学表示“不严重”,50.89%的同学为“一般”,16.96%的同学“比较严重”。在大学生刷课现象的原因中,22.77%的同学表示“时间紧”,38.83%的同学认为“缺乏兴趣”,35.71%的同学表示是“任务需求”。

近日记者采访了多位“刷课”的大学生,和刘晶一样,边“上课”边干自己的事,这几乎是这些大学生们刷网课的日常。而不少自己上网课的同学,也在刷课的群体影响下跟风刷课。

“我是用网页脚本刷课的,这个脚本是同学的同学传过来的,之前我是调静音、自动播放自己刷课,后来开始用脚本刷课,脚本刷的更快,只需先打开脚本,然后打开听课软件,登陆自己账号即可,一节课一分钟不到进度条就结束了。”南方某高校的大三学生马冬这样说。

而在这些“刷课日常”中,通识选修课成为了刷课“重灾区”。

“网上选修课的学习效果不好,一些在线教育平台上的课程内容很枯燥,许多老师都是在念课本,学起来很乏味。”来自四川某高校的大四学生周亮表示。

刷课成日常,暴露教学管理漏洞

出现如此普遍的刷课现象,也暴露出一些高校和教师在教学管理中的漏洞。

据了解,如今不少高校已经在反刷课的技术手段上下了不少功夫。例如,一些课程在课程中间增加几个答题环节,防止学生“一刷到底”。此外,也有高校会和有关网络平台合作,例如临沂大学教务处与网络在线课程公司不定期检测刷课现象,一经发现,该门网络课程学习成绩记为0分,取消今后选读网络在线课程资格。

然而,这些管理手段仍然堵不住刷课的漏洞。

大学生网课代刷的简单介绍

刘晶表示,虽然任课老师反复向同学们强调,如果所选课程在短时间内刷完就没有学分,要认真对待。但不少同学依然会通过“付费代刷”等方式完成课程,即使是自己刷课,也不会好好听视频里到底在讲什么。

“这些课程学完会有统一考试,但是同学们通常是通过搜索软件搜索题目得到答案,或者直接把题目复制到刷课平台的公众号来获取答案,后者更快、更精准。”刘晶表示,只要按照这些要求完成了“任务”,没有人会对学习后的效果进行检验,只要网络上有记录,一般学校和老师就默认学生们完成了这门课程的所有内容。

而对于不少高校教师而言,布置网课是为了完成教学任务。

来自广西某高校的青年教师张瑞表示,自己也曾给同学们布置过网课。虽然不愿看到学生们通过刷课的形式把这个课程学完,但张瑞自己也承认,这些网课其实用处不大。“我也大概看了一下这些课程的内容,讲的确实很肤浅。”

海南省某高校的程宇是一个教应用统计专业的青年老师,他自己也曾录制一些网课,也会给同学们推荐一些网课。“我通常会自己先看一部分,就如果觉得讲得好,再推荐给学生。”

程宇坦言,从教师的角度出发,认认真真录制一门网络课会花费非常多的精力。老师既有教学任务,也有科研压力,很多时候没有时间录制课程。此外,程宇认为,网络课程或者网络学校还缺乏一系列的配套政策和管理措施。特别是对于一些与学历学位相关的网课,学完这些课程之后,如何对学习效果和知识的掌握程度进行把关就显得十分重要。

为何没人看?网课也应“内容为王”

如今,不少高校教师和教育界人士认为,网课“宁刷不上”,本质的问题是如今一些网络课程的质量不高。

记者采访发现,刷课的大学生们并不是不爱学习,一些大学生表示,自己也会在网络上找一些前沿的学术演讲,像追剧一样追知名教师在网络上的课程更新等等。

张宇表示,不少网络课程内容陈旧,即使是自己喜欢的话题,网课上的讲述方式也十分枯燥。“例如音乐鉴赏课程,我上的网课在用陈旧的方式讲创作时间和背景,却没有鉴赏这段音乐,我宁愿是自己听后写一篇听后感。平常,我自己也会追一些网络视频来拓展自己的知识面,那上面的‘网课’就显得更有趣,干货更多。”

而程宇认为,从课程角度出发,网课的本质其实是传播知识,解决教育的公平性问题。对于一些师资力量不足的学校,可以通过网络课堂让学生享受名校的优质教学资源。

大学生网课代刷的简单介绍

那么,如何才能真正实现网课的“内容为王”呢?

程宇建议,网课要有老师全程参与,不只是把课程录制好,把题目出好,还要全程跟随课程的进度。其次,要严格把关网络课程的质量,请有关专家和各个专业学生代表也参与课程评价,将一些质量不高的网课过滤出去,留下质量高、对学生真正有帮助的课程。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陈何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要建立健全网课的筛选、考核机制。陈何芳说:“从起点来看,如果一个网课的内容是独家且优质的,那它具有不可替代性,就值得要求同学们看。”此外,她还表示,网课不像线下课程一样,有淘汰机制,“只要学校要求,学生就必须要听完,这就让‘劣质’网课横行,网课整体质量受影响。”

人民日报评论:

付费刷课得不偿失

“付费刷课”显然已经背离了学习的初衷。当上课异化为刷课,当学习沦为形式,无疑是对自己的不负责。更要看到,“付费刷课”不仅仅是个人选择、个人诚信问题。当通过刷课更容易取得高分,当刷课成为风气,不仅有损公平,还会让更多学子陷入刷与不刷的选择困境,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效应,助长不劳而获、投机取巧思想。因此,整治“付费刷课”事关教学秩序、事关教育公平、事关学风校风,势在必行、刻不容缓。

整治“付费刷课”乱象,在线教育的各参与方责无旁贷。对于在线教育平台而言,如何通过技术手段有效监管不诚信行为,维护网课的公信力,是一道必答题。比如,有的在线课程平台可对采用第三方软件挂机刷课等不良行为进行监测。不断查漏补缺、升级网课设置,才能让投机分子无漏洞可钻。对于教师而言,提高网课质量,提供内涵丰富且有趣味的在线课程,能更大程度上调动学习积极性、主动性,让学生们不想“刷课”。与此同时,教师不仅承担着教学任务,也承担着监督、管理职责。改进考核方式,不简单以后台的播放数据量化学生的学习成果,增加过程考核、内容考核,能有效避免学生的投机行为。校方也应通过学习进度清零、成绩清零、记过处分等,加大对“付费刷课”等不端行为的惩戒力度,涵养良好学风。此外,有关机构也应加大对违规开发刷课软件、提供刷课等灰色服务的平台进行整顿查处。

当然,无论是封堵软件漏洞、升级技术手段,还是调整教学内容、强化教学监管,终归是技术层面的“猫鼠游戏”,治标难治本。根治“付费刷课”乱象,最重要的是要端正学子的学习态度。“付费刷课”看似“不劳而获”,实则主动放弃了学习的机会,还搭上了自己的信用,而所获不过是干巴巴的数字,可谓得不偿失。学习从来没有捷径,虽然学分为每门课标注出了终点,但恰恰是学习的过程,决定着学习的成效,学习态度、方式本身,也与学习结果一道构成教育的意义。锚定学分,将学习变成功利的算计、追求“性价比”的经营,无异于买椟还珠。从这个意义上,高质量地参与在线课程,才算得上不辜负宝贵的校园时光。

来源: 共青团中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